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89|回复: 1

中国画新型教育业态体系化思考

[复制链接]

17

主题

21

帖子

12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4
发表于 2018-1-16 15: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画新型教育业态体系化思考
——探秘新汉画艺术创始人、国画大家王阔海的美术教育思想体系及其教学实践

刘远江/

    中国画曾一度是国人的骄傲,乃品位的象征,国画家亦因之成为中国文化人的代表类型之一。但时过境迁,过往承载着显著风骨情怀的国画,现今却面临如是尴尬景象:当我们不去深究它面临的生存土壤时,有关它的一切,似乎就都是良好的,亦即中国画留给我们的印象,还是历代传统国画经典直观传达出的丰富审美讯息,以及经由唯美深邃的汉语言文字间接给我们烙下的那幅“画格高远、诗情荡漾、意象飞度、逸趣横生”的富含神韵之国画形象;可当我们试图推开一扇窗去瞭望中国当代画坛的风光时,不尽人意之处纷至沓来,实有大煞风景之感。那么,国画中的“传统与现实”原本是一以贯之同根同源的,可现如今,当代国画发展现状比之传统国画成就,无论画内彰显的品位、意蕴、风骨、哲思等诸多人文内涵,还是画外功夫的修为锤炼,都大相径庭相形见绌。而惟剩造型手段尚值得一提。然这一切的生发之源,皆始于教育缺失人文关怀及本源意识所致。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为扭转这一颓势,笔者期冀从业界发现一个值得参鉴的时代标杆画家形象及其卓有成效的教育实践,以便能够为中国当代美术教育事业找到一个足以承前启后的支撑性节点,进而修正并引领当代国画的前进方向,实现“画以载道”的终极人文追求。但在一个功利色彩狂飙突进的时代,在一个不太讲人文价值取向的历史当口,任何关乎人本价值的努力要想破浪前行又谈何容易?可中华文脉终究延绵不绝,新汉画艺术创始人、国画大家王阔海先生由此进入笔者的探秘视野,经由深入了解其人其艺,研析他在清华美院聚力打造的“王阔海新汉画高研班”的教学案例,得出王阔海先生不单是位远离了铜臭味的艺术家,而且还是位不忘初心、牢记传统人文使命和担当意识的高品位的国画大家,因此他近年倾情推出了新颖独特合乎时宜的施教方式和教学内容。或许,中国当代美术教育事业的人文篇章真能就此掀开崭新一页,从而再度回归国之绘画的核心人文审美正途:

一、为近百年来中国画教育背景下的“徐蒋教育体系”一个正确的历史定位

一切人类之人文艺术必定在融合互鉴中走向繁荣与发展。纵览中国近百年来中国画教育实况,可谓成功之处日趋明朗,但仍存在一定程度的众说纷纭之势。特别是当史上曾对中国现当代美术事业产生深远影响的“徐蒋体系”的缔造者已辞世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实在应该给出一个正确而有力的盖棺论定。然而,给美术现象下定义事关民族文艺的本质和走向,自然不能草率言之,以免以讹传讹误人误己。那么,由谁来“一锤定音”更合适?当然得请拥有真知灼见的行家里手给予归总定论,在这方面,我深以为,王阔海先生就是一位非常恰当的画家人选。他不仅思接千载,开创了中国当代画坛独树一帜的水墨创新丰碑——新汉画艺术,且能视通万里,咬紧人类终极文艺方向不遗余力而为之。正因如此,王阔海先生不单成长为中国当代的国画大家,而且知识结构全面而深刻,如今仍处于上升通道,永不止步,可谓承古通今,直指未来。面对当下紊乱无序的美术教育乱象,他常怀忧虑之心,在笔者对其展开专程对话过程中,他斩钉截铁说:“中国文艺要想沿着正确方向稳步前进,首先必须解决基于艺术审美的思想认知问题。遗憾的是,直到现在,我们都未能对以徐悲鸿、蒋兆和等人为代表的那代美术人的时代创新举措作出正确的历史定位。我甚至时常听到有些人仍然对他们当年的做法颇有微词,认为正是在当年‘徐蒋教育体系’的美术路线影响推动下,中国画的形体造型艺术,尤其是人物画的造型艺术因此遭遇破坏性冲击而沦为单调呆板的艺术。实际上,事实并非如此。公允说,徐蒋路线在当时环境下,对中国传统勾线造型无疑是具有创造性贡献的,即便在当下,他们勇于打破艺术人为区隔直抵本质的做法仍然值得借鉴。至于非议他们因强化写实而带来的困扰,以及所谓的一家独大导致画坛风格单调问题,更是个不公正的说辞,他们的美术成就众所周知,为何他们自身不存在后人批评中所说的不足或缺陷呢?追根溯源,这是个深层的文化积淀和艺术认知问题,相比于文征明、董其昌、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等文化底蕴更为深厚的杰出画家,他们的文化修炼对于一位画家而言只能说是够用了。然而,他们身后涌现的一切艺术问题,皆与文化不够用有关,这是文化传承问题,是每位艺术家自身的问题,而非徐蒋将于体系之过也。而且正是这种大面积文化断层的情形,直接导致中西美术融合过程中的失败之处显得异常惨烈,几近令人掩画叹息,乃至扼腕痛惜。” 因此,要想对“徐蒋教育体系”给出一个正确公允的定论,就必须将之至于古今中外的历史坐标中予以置评:
1、纵览中国画,若论形体造型,古不如今;倘谈文化品位,今不如古。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绘画向来以线造型,但以“线”造型并非就不具备“面”的造型能力和效果,因为根据线条的错综走向同样可以勾勒营造出“点线面”相融合一的整体艺术气象及风貌。中国传统绘画之所以推崇勾线造型,主要源于“书画同源”的审美意识和书法艺术先入为主的主体意识,以及对绘画线条质量、难度、高度和品位的严苛自律。不过,由于中国艺术文化则重于表现和写意,总体而言,传统国画的极尽细微立体的具象化的能力和感觉是有所偏弱的。但西方同行却大不相同,西方艺术家受到经验主义和自然主义哲学思维影响,以及在先进的工业革命理论指导下,他们以西式素描为造型基础的再现型写实或超写实技能的确具体而微,极具视觉冲击与光影震撼。与此同时,西方艺术家自文艺复兴伊始,也一度深受东方哲学哲学智慧的熏陶,于是有了“印象派”等写实、写意兼而有之的画风。因此,肇始于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中国现代艺术融合之路,相较于传统,在形体造型方面,现当代绘画显然技高一筹。所以说,与西方艺术家大方吸纳东方写意精神一样,中国现当代所走的引进西式素描的写实融合之路同样不值得大惊小怪,理所应当收到必要尊重和赞许。此为人类艺术相融共生的必由之路;可是,倘若谈及文化品位,现当代国画家的文化积淀则要远逊于古人。这除了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土壤有关外,尚与古今迥然相异的国画修习路径密切相关。对此,王阔海先生有句非常形象精准的有关国画家的纵向论断:“传统国画家走的是‘文人画’路线,要先学会做人,后修炼诗文,再铸造书画;现当代国画家走的多是‘画文人’路线,也就说说,先是机缘巧合走上了绘画之路,而后发现书法不精绘画质量和品位都上不去,于是开始强化书法练习,再后又发现,文化底蕴若不深厚终究走不远,如此又迫使自己回补诗文,最终还发现,要想艺格高,则人格必须好,继而不能不讲德行。”
正是如上原因大大拉开了古今国画家的文化档次,但如能像王阔海这些画家勇于正视自身先天的文化缺陷,然后努力弥补之,那么,所谓的差距其实也并不可怕。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如今的许多国画家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承认人文上的不足,始终在做着本末倒置的事情,这才是对当代美术事业的彻头彻尾的伤害。

2、文化品位失落的历史缘由
A、历史原因,人文作画标准失落
文化艺术是感性的,也是建立在美学基础上的感知性审美艺术。但却不像理性科技那样拥有丝丝入扣的对应法则和精确测算方法。不过,看似毫无准绳的人文艺术并非无章可循,它同样拥有一整套不着痕迹却也深入人心的度量准则。譬如,画中彰显的线条的书写能力及质量,入画书法的水准,题款诗文的底蕴高度,绘画意图的表现力和洞悉力,绘画整体的哲学意涵与人文关怀,等等,这些都是衡量绘画质量高低的绕不过去的关卡。但在王阔海先生看来,这一切由于不可规避的历史原因,民族文化的传承出现了大面积断层现象,人文作画的标准于有意无意中就此淡漠了失落了。
B、科学是柄双刃剑
基于技能的科学技术当然是人类生活便利和身心健康必不可少的物质基础,与此同时,如若稍不注意,科学技术就可能对人文艺术造成不可逆的巨大冲击。比如,随着时代的进步,硬笔代替软笔,直至电脑取代钢笔,都使得书法艺术的传承和推广日渐衰微,导致书写能力大为减弱,审美能力急遽下滑,特别是对青少年的影响尤甚。正是建立在时代人文消亡紧迫性的现实基础上,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多次提议要让“书法走进中小学课堂”。王阔海先生对于苏士澍关于中小学应该普及书法的提法不吝赞美之词,他认为,别的不说,单就这个建议得到落实,就是“在其位谋其政”的最好例证,亦是对时代人文涵养及子孙后代的艺术素养的重要贡献,堪称近年中国书坛作出的最正确的一个书艺论断。
C、当代之浮躁心理
毋庸置疑,了解艺术,揭示真理,必须透过现象看本质。但现象问题不仅仅是烟雾弹,它同样会阻滞本质的生成和推广。比如当代之浮躁心理人所共知,此种心理对于艺术界的影响尤为严重。于是在这种人文土壤的长期裹挟下,所谓的信念、理想、追求,一切就都崩塌了。因为传统文人风骨已然几近失传,导致现在的许多书画家染上了浮躁的习性,画笔在不停制造图景,心却搁在市场上,使得多数当代艺术家了无情趣,缺失情怀,以致人格不健全,艺格自然也无力高洁。王阔海先生对此开出了两剂良方:首先,要始终不辍的恶补“文化课”;其次,要具备崇高的职业素养。他现身说法告诉大众,他在艺术创作是始终抱持这样一种虔诚的心态:“拿起画笔即能出世,放下画笔即可入世。”无论入世出世,皆发乎本心,而非其他。
3、素描造型对于表现现实主义历史题材的正面作用
王阔海先生认为,在中国解放前的特定历史阶段,由于表现时代精神的需要,一度的,传统造型手段无法满足现实需求,正在这个时候,徐悲鸿脱颖而出,他融合中西的绘画手段极具创造价值,令人眼前一亮,充满了视觉冲击和灵魂震撼功效。因此,擅长写实的素描造型能力在这一历史时刻起到了无可替代的正面作用。王阔海先生在吸纳了素描及浮雕等独特造型手段的情况下,成功塑造了《飞夺泸定桥》这一颇具历史厚重感的革命英雄人物形象,让人印象深刻。
4、素描的错误运用,对中国画笔墨的影响
应该说,传承与创新始终是人类文艺的发展脉络。但创新犹如逆水行舟,若无法在有所遵循的智慧变通中促进,必然堕入失败的深渊。王阔海先生曾一针见血指出:“素描本身无所谓对错,中国画引进西方素描亦没有错,错就错在许多国画家在具体绘画实践中对素描的错误运用,这无疑对中国画的传统笔墨精神造成了非常不良的影响。因为许多艺术家不经意中背离了艺术的本质,却反倒把素描造型手段当成了艺术追求的终极目标。于是‘死抠照片’成了国内工笔画的普遍现象。这是对真正意义上的工笔画的曲解,令行家里手万分无奈。实际上,工笔画也不完全拘泥于再现性的写实,工笔也重在表现,亦需要写意。而且写意与写实并无严格界限,往往相互叠合,相反相成。中国画的本质是在写意中表现,如果素描得不到正确运用,那么,无疑将解构中国画的价值体系,贻害无穷。”
5、当下的创作主体所需要的正确态度
   从人类人文艺术交流互鉴的层面讲,素描的引进对中国画造型技法的完善是有益的,我们有必要正视它,并予以客观看待。但同时也不能自缚手脚,否则,得不偿失。对此,王阔海先生如是解读:“艺术交流是大势所趋,只有走出去,请进来,民族艺术才能在相互融合中不断走向创新发展。但艺术传统血脉务必得到固守,要保有主体意识,否则,不分主次,舍本逐末,只会自乱阵脚,迷失自我。因此,我们在摆正民族文艺大向的同时,要解放文艺思想,开阔视野胸襟,坚持用正确的文艺理论去指导人类艺术实践。”

二、中国素描是对西方素描的自觉改造和为我所用
    人文艺术总体而言具有双重性,既讲浓郁的民族性,又讲普适之人类性。因此,我们务必明了,西方素描是在西方人文土壤孕育下产生的,当它“空降”到东方中国的人文土壤中时就有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势,所以有选择的加以改造势在必行。于是,中国素描的横空出世自有其必然性。
1、全因素素描无力撑起中国画之蓝天
王阔海先生颇具前瞻意味地指出:“全因素素描是指西方以块面分割为基准的素描造型手段。此一域外之法显然无力表现和托起崇尚圆融合一的中国画之特有笔墨精神与形态。这就需要因势利导地加以改造和提取,使之成长完善为适合中国画发展进步的素描造型手段,我们谓之为:中国画素描——是有利于中国画承传以线造型为特点和便于水墨施展的素描造型方式。中国画素描由四大要素构成:一是以线为主;二为明确结构;三须线面结合;四则塑造形体。”于是,经由王阔海先生多年总结提炼出的如上中国画素描的造型心得,一旦与中国传统笔墨文化有机融合,无论出于以神写形,还是以形写神的表现需要,都势必创造出更具神韵的艺术佳作。
2、中国画素描与中国画水墨表现和形象塑造的契合
经过王阔海先生长期苦心孤诣地改良和本土化之后的中国画素描,的确与中国画的水墨表现高度一致,均以线造型为主,同时又强化了线面结合的重要性。其实,这些也都是中国画水墨表现形式的应有之义。但与此同时,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出于表现现实和精神的需要,中国画素描不但自觉吸纳了西方素描科学的写实造型手段,而且还兼收并蓄了浮雕、皮影、剪纸等多种类造型方式,这就契合了中国画的形象塑造,多角度融通了中国画的笔墨气韵与精神特质。
3、中国画素描与传统国画以线造型的联系
王阔海先生历经浩瀚艺术实践,其深有感触地认为:“这两者之间应是相辅相成的,中国画素描之所以要对西式素描实施本土化改造,目的就是为了更好服务于中国画的内在审美准则和外在形式风格的。反之,传统国画的造型特点亦为中国画素描的成功转化提供了技术支撑,注入了美学内涵,从而使双方达至“形与神”的内外谐美统一。”正如王阔海先生所证悟的那样,一切人文艺术唯有融合创新才能取长补短,日益精进。
4、中国画素描对于中国画发展的实质影响
A        、提高书写性
当王阔海先生深刻洞悉了“书画同源”的本质和内理之后,他就特别重视绘画的书写性,不仅数十年如一日地去修炼书法之道,同时又将书法上的造诣及理解水到渠成地运用到中国画素描上,这无疑大大增强了中国画的书写性,艺术面貌在创新中仍然得以一脉相承。
B        、提高书卷气
在王阔海先生日复一日的揣摩与深究下,使得中国画的书写性得以大为提升,这种绘画中的书写性,实际上直接体现为国画书卷气的根本性彰显。因为绘画的书写质量是文人气的外化,乃艺术家的雅气之举。
C、提高文化品位
人文艺术的审美价值主要取决于艺术品的文化品位,而中国画素描的诞生,让中国画的书写精神不至异化,笔墨品位得到维系,从而令国画的文化品位古今一以贯之。这或许也是王阔海先生强力缔造中国画素描的创造性初衷。

三、中国画笔墨构成理论是中国画教学的内核
中国画之所以能长期冠绝于世,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得益于其独一无二的笔墨构成理论及其技能支撑,以及举世无匹的审美准绳和人文积淀。但从本质上说,一切有人文价值的东西皆是围绕中国画的笔墨构成理论和实践而展开的,这些才是艺术本质的载体和方向,乃人文精神着力依附的对象,如此才能做到有的放矢,事半而功倍。这也是王阔海先生矢志不渝从事和推动中国画教学的核心艺术洞见。
   1、构成的形式性
   中国画笔墨构成的形式性,表现为形神兼备的书写性和人文外溢的深邃性,是个辩证的哲学话题。因为在中国独有的笔墨语境下,形式既是内容的载体,亦和内容互为表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2、构成之哲理性
中国画笔墨构成之哲理性可谓无处不在,譬如局部上的计白当黑、画作上的整体布局、笔墨自身的浓淡干湿等都是中国式哲思的贯彻和反映。而且充溢画幅内外的哲理性是中华民族的子民千百年来勤于观照人类内外世界的智慧结晶,这也促成了人文艺术能自然天成地兼具民族性与人类性的根本原因。
3、构成的诗序性
中国是个诗歌的国度,因之但凡人文实践大多都会于不经意中打上诗意之烙印,而所谓诗意的升起和散逸,皆从谋篇布局的诗序性中获得灵感和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画的笔墨构成当然是讲诗序性的,只是文化积淀浅薄者看不懂悟不透而已,但这并不能抹杀诗序性的赫然存在。王阔海先生不仅是位画家、书家,亦是位诗人,因此他才能成功拥有诗序性的意识,及其在教学实践中对于诗序性的尊重、看重与推崇。
4、构成促进了中国画创作的自由境界
   中国画的笔墨构成,既包含形而下的书画技能,亦承载形而上的书画道统,不愧为“技与道”的完美统一体。于是就缔造了有如行云流水气韵华滋的中国式笔墨语言,就有了心手双畅的绝妙体悟。正是笔墨技法与笔墨灵魂的融合为一,真正促进了中国画创作抵达自由境界,亦即游刃于艺术的自由王国。比如身为美术教育施教者,王阔海先生自身的笔墨语言就灵动精湛独树一帜,且艺术思想透脱鲜活,人格艺格皆堪称优中臻品。

四、推行“诗、书、画、印、哲”五者同修并举的教育之路
   如果说古之画家皆力求践行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传统文人画之路的话,那么,如今王阔海先生大力推行“诗、书、画、印、哲”五者同修并举的新文人教育之路不啻为当今美术教育界的一大创举。因为于中国画而言,哲思太重要了,它是灵魂中的灵魂,亦是皇冠上的明珠,乃国画的魅力之源,促其长盛不衰的不二法宝。
1、诗与画的交融
   自从唐代诗佛王维首开诗画交融的先例后,特别是得到后世以苏东坡为代表的宋人的高度褒扬之后,诗情与画意很自然就成了“天然盟友”,成了文人画的标配之一。王阔海先生因自身的诗文修养较为到位,所以对诗与画的交融合一自有其深刻认知,所以他在教学中巧妙地融入了教授学生如何作诗的课程,此为教学创新,那种诗学上的韵律之严谨婉转,及其契合人类心性的美学锻造,令学生听得津津有味如醉如痴,赋诗作画亦因此兴味无穷。
2、书法与画的内源
   书画同源的内源看似是一样的,皆是因笔墨而源起的,但事实上,所谓的同源,更多是指向运笔的书写能力的,也就是说,书画同源的关注点是“线条质量”,这与书法的造诣直接相关。从这层意义上说,在书画同源层面上,书法具有先导和决定性的价值,这也是古代文人往往先书后画的根本原因。正因如此,王阔海先生在教学实践中不仅强调绘画的书写性,对学员书法能力的修练和启悟也是非常讲究方式方法的。在这方面,他自身不得已而为之的“先画后书”的成长经历就是个鲜活的教材。
3、印对画的影响
    印章文化作用于绘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体系,既包含治印的能力和印章内容的创作,与此同时,也包括钤印的位置对画作整体布局所起到的均衡、充实、完善与美化的审美功用。印玺篆刻之于绘画的本意是起到印信作用,目的是尽可能全面地确认绘画者的真实身份。另外,印对画的影响,亦从侧面印证了中华文化濡染下的印章文化体系对绘事的迂回衬显和深层美学滋养。
4、哲学与画的关联
   哲学境界是国画家毕生追求的终极画境,这是由源远流长、一脉相承的中华文脉决定的,源于中华民族古老多元的人文哲思赋予了国画家观照世界和表达自我的独特方式。于是哲思所到之处,一切就都灿然鲜活了起来,皆拥有了性灵与灵魂,使得画理与哲思成功实现了珠联璧合。
5、克服当前本末倒置的学画弊端
   犹如一个民族的文运决定其国运一样,艺术家的艺术价值同样也是由其文化底蕴决定的。因此诸如书画等人文艺术不能仅仅满足于技术技能的训练,而更应着眼于“画外功夫”的长期积淀,立足于揣摩艺术手段所应表达的深层人文内涵和时代精神,否则无异舍本逐末缘木求鱼。王阔海先生时常为一些画家无意弥补先天文化缺陷而扼腕叹息。

五、坚持“继承与创新”教育,争攀艺术高峰之未来
所有人文艺术皆是人类共有之精神财富,无有国界地域之分,亦无种族文明之别。如是,只有消弭隔阂,廓清认知,致力于在“继承与创新”中走融合发展之路,如此,人类的人文努力才有可能争攀艺术高峰之未来。
1、继承与创新之关系
    没有继承就无所谓创新。所谓继承不是食古不化,而是从传统中来,有所扬弃,是源头活水,亦是创新之基础;创新亦非空中楼阁,应是在承继中变通,乃通往未来之路,是趋势和希望之所在。例如王阔海先生独创的新汉画艺术就是在参鉴古汉画的基础上融合多种艺术表现手段创新而来。
2、继承之精神
    继承是一种人文精神的承续与弘扬,是一种基于人文本质的胸怀、使命和情怀。比如当王阔海先生接触到古汉画像石刻拓片并被其所渗透出的中华博大雄强的民族文化精神所震撼和折服时,他的艺术灵魂就与之接通了,可谓思接千古。于是继承璀璨卓越之艺术文化的想法油然而生。
3、创新之意义
   创新是任何人文艺术的出路,是永恒的归依。譬如,当王阔海先生一次次熟视深思古汉画像石刻艺术之浪漫圆融的画面时,他就无时无刻不展开憧想:如能汲其精华将其转换成现代水墨,以笔代刀创造出一种新颖的笔墨样式,那么,这难道不是前无古人的艺术创新吗?由是,他前后潜研深究30余年,逐步探索、创新和完善出了一整套现代水墨样式体系,遂被美术界誉为“王阔海的新汉画艺术”,并以其新古典主义的风姿标领着中国画艺术创新发展的一个新走向。
4、中国画美好前景之展望
中国画自仰韶文化始,纵向行走了近七千年。即便从甲骨文字所承载的书法艺术起算,也有近三千五百年之久远;至于中国画对世界同行的横向影响和思想启迪亦有上千年历史了。有鉴于此,展望中国画之前景,自然足以视通万里,远景无限美好。之所以能造就上述那些驰名中外的人文影响和本源价值,以及永不衰竭的未来优势,就在于中国画承载了高远的哲思和深厚的底蕴,在人类有史以来的大多数历史时期均处于领先地位,具有无可比拟的人文引领价值,在完善人类心性方面亦居功至伟。这也是习近平主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强大思想人文支撑。这同样也是中国画争攀人类未来之艺术高峰的不二根基。
正是根植于中华民族深邃无垠的人文沃土,国画家王阔海先生集一生所学倾力缔造的“中国画新型教育业态体系化思考”,具有承古通今,直指未来的经世致用价值。但人类艺术高峰林立,各美其美,只有放下无畏的傲慢,舍弃无知的偏见,才能融通万有,铸就恒世大美。
(作者系著名作家、美术评论家)

     



纵论天下艺术,横观人文需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476

帖子

655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559
发表于 2018-3-7 23: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赏先生大雅佳玉,祝创作丰硕。春祺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