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53|回复: 0

格律诗词基础课第四讲

[复制链接]

90

主题

143

帖子

8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14
QQ
发表于 2018-2-24 13: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格律诗词基础课第四讲

上一节,我们讲了出律和135不论。这一节课,我们将重点了解偶句的内容,以及与偶句类似、或相近的一些概念。
    我们首先说两个概念,一个是“偶句”,一个是“对仗”,相比于偶句,对仗,是大家更为熟悉的。   
    现代的一些涉及到律诗格律方面内容的书,基本上把律诗中的第3、4、5、6分句,叫做对仗,这也是网络很普遍的说法。至于到底什么是对仗,这些说法,提供了一些平仄相对、词性一致的内容之外,尚有流水对、宽对、窄对等等内容。至于什么样的标准为宽,什么样的标准为窄,那就只好各自理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至于“对仗”中的“对”字和“仗”字,究竟是什么含义,也无人释疑,貌似谁都懂,但同时谁也说不清楚。甚至“对仗”这个词组,本身从何而来,也未见交代。对仗的作用与目的各是什么,也没有多少阐述。今天的对仗,更多的强调的是平仄和词性,平仄好歹算是祖先遗留下来的概念。词性,则是完全现代的说法,至少,李白、杜甫、王维等都是不知道后世还有“词性”这个词组的。比如: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作品中的“一为”与“万里”,其中“为”与“里”显然怎么解释,其词性,也是难以解释成一致的。“为”,比如,为善,做善事。为政,当官。为首,当头目。为,就是做什么的意思。“为别”,也就是双方要分别,分别,是双方要做的事。那么,“里”呢,显然其词性无论如何,也是对不上的。这种情况在唐诗中出现较多,平时大家读诗的时候,自己就很容易发现词性不相符的例子,比比皆是。
     因此,使用词性去判断唐朝的作品,不仅一般人,即使是诗仙、诗圣、诗佛也是不合格的。究竟是李白他们错了,还是今人错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思想和思维能力,留待自己判断,学院不在这个方面给出结论。
    “对仗”中的“对”,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似乎也不得而知。经常看到的,是说同一位置某字对某字,对不上。从这点看来,好象是表示“对应”的关系,“同一位置的字”这句话本身,是有语病的,如果叫做“句子中相同序位的字”,应该更准确。
     好在今天的我们还有这样那样的工具书,也就是字典。按照字典的释疑(与对错之对的含义无关,故不计),“对”字,其本义,是“答”“回应”的意思,引申出双、偶等含义。比如对酒,就是你喝一杯,我喝一杯,不是说一个人喝,必须是两人都喝。比如“两岸青山相对出”中的对,就是相互答应、相互配合的意思,并不是双方针锋相对。相互答应、相互配合,体现出的是一种和谐。
    “针锋相对”就是使用“针、锋”来相互答应,当然就是不友善、不和谐的关系。那么,律诗中的第3、4句和第5、6句,相互的关系,是答应的关系吗?显然不是。因为,大家都可以很方便的读到唐诗,都可以很方便的欣赏到唐朝前贤先圣们的风采,大量的唐诗作品,都是证据,证明诗中的第3、4句和第5、6句相互的关系,根本就不是前问后答。换句话讲,第4、6句,并不是在作回答,即使偶尔有,也不到百分之一,不具有普遍性。

至于“对仗”中的“仗”字,更不知道是何意。作为一个词组来讲,词组中的一个字,居然不知道是什么含义,这本身已经够荒唐的了,如果一个字无法解释,放到词组中,还有必要吗。显然无此必要的。
    下面,我们讲一下偶句。偶句,最早出自晋朝。在晋朝之前,本叫做藕句。藕句一词,汉朝就有,指相互关联的一系列句子,这种写作方式,先秦文献中,大量可以看到,比如“吕不韦、孔子、孟子”等等诸子百家都有,在汉代始命名为藕句。藕句与偶句,是有显著区别的。其区别是,藕句,正如同莲藕一样,不一定就是两句,可能是三句、四句,甚至更多句子。
     但偶句,就只有两句,在骈体文中,偶句被大量的使用,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在晋朝时候,被引入到五言诗中,然后被正式作为这一类诗的特征,固定了下来。记载中讲,建安七子时候,也就是三国时候的魏,并没有在诗中采用偶句,西晋开始颇为盛行,在南北朝的梁朝时期,被官方正式确认纳入诗的格律中,这个时候,诗,尚未有替、粘、对这些规定。唐诗继承了这点,整个唐朝,只有偶句一说,并没有“对仗”这个词组。
     记载中写道,李义山(李商隐)说他自己得到了一个联句,可以媲美召公,却未得偶句。这说明,在唐朝晚期,李商隐时候,联句与偶句,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唐朝之前,有个著名的人物,叫颜之推,他所编撰的《颜氏家训》对后世影响颇大,其中,论述诗的内容比较丰富。专门讲到了“对藕”,按照他的说法,对就是两个句子,藕就是若干句子(不止两个)。事实上,关于诗中这两个句子,有这样那样的叫法,大致有:偶句、排偶、对藕、对偶、队仗等。

队仗,很明显,是以现实中,两边排列的仪仗来作的比方,最早这个比方,出自南宋。南宋有两个人在说到律诗3、4、5、6句时,使用了“队仗”这个词组,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魏庆之。这里的队,是列队的意思,仗,就是列队后,分两边排列的仪仗。这个用来打比方的词组,很形象,完全可以解释清楚、明白。不象对仗的仗,无法解释。队仗,在元朝、明朝、清朝这三个朝代,与偶句一起被使用,这些使用,属于民间,不带官方性质,比如陈田、沈德潜等人。说明一下,隋朝、唐朝、五代十国、宋朝,官方使用的是偶句这个说法。

    如果说对仗的仗,有没有可能是仪仗的仗的含义呢。这种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只是找不到出处。有没有可能是队仗被误写为对仗呢,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但无论如何,偶句、排藕、对藕这些说法,所阐述的,都是同一个含义,这就是,由这种类型的句子,相互组合在一起,缺了谁都不可以,才能够准确的表达出诗中单个步骤的意思,而不是以一句来表达。这点,完全符合起承转合的特征。这些概念,都是对整体进行要求,而不是对句子中的某个字的词性进行要求。这点,与今天对仗的对,有着完全不同的要求。对仗,是对字的平仄,以及该字的词性,有着严格的限制。


而偶句等历史上传承千年以上的概念,都是对两个句子组合而成的整体,进行要求,这个整体,必须体现出其应该担负的功能,完成其使命。比如,杜甫的诗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这里说的是“语”,而不是“字”。语,没有疑问,是若干句子,不是句,更不是单指一个字,因为杜甫并没有说“字不惊人死不休”,字和语,其区别,是相当大的。杜甫所说,完全符合偶句的特征和要求。
     下面,我们了解一下“现代律诗”之“对仗”中关于“合掌”的内容。究竟什么才是合掌,这又是一个道不清、说不明的问题。翻看王力先生的原话,是这样写的:“合掌是诗文对偶意义相同的现象,事实上就是同义词相对。整个对联都用同义词的情况是罕见的。我们也很难找出完全合掌的例子。”在这里,王力先生使用的是“对偶”而不是对仗,在同一本书中,王力先生也使用了对仗。不知道王力先生书这所说的对偶和对仗,是不是有所区别,这就不得而知。我们继续讲合掌,按照王力先生的意思,其中的关键点,在于同义词。
    那么,什么是同义词呢,大家可以做出自己的理解与解释。在这里,我们要说的是,同义词并不等于是同义字,因为,词与字,是完全不相同的两个概念。词是字的组合,找王力先生的话来理解,就是字与字的组合不能使用同义词,同时又说,“很难找出完全合掌的例子”。既然例子很难找出,那么,没有例子的情况下,合掌到底是指的什么呢,这就不得而知。前句说诗文对偶意义相同的现象,而句却指对联都用同义词的情况是罕见的。这里,不知道王力先生到底是在说诗文的对偶,还是在说对联。既然王力先生说很难找出完全合掌的例子,注意,是很难,并不是难,难前面还加了一个“很”字,表示超级困难。既然并没有合掌的例子,那么,大谈合掌,有何意义呢。说合掌是大忌,却没有实例来说明这个大忌,到底忌的都有哪些具体的内容。这也是今天合掌引起这样那样争论的原因。历史上有没有合掌呢,当然是有的,但历史上的合掌,属于佛教的专用术语,与律诗完全没有关系。

回到同义词,我们来看看字典上的解释“词义完全相同或相近的词”,这里的完全相同或完全相近,并没有标准,换句话讲,只能是各位自己是判断,比如北京市与首都、河北省与河北,这个就容易判断,就是完全相同。但实际情况却是,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更多的出现的是争议。比如“花径不曾缘客少,蓬门今始为君开”“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pí)”。
     前面是杜甫所写,后面是毛主席所作。杜甫,被称为诗圣,不仅杜甫自己,其爷爷杜审言,在唐代的诗人中,也是著名人物。杜甫的律诗水平,以及其家学,应该不会被怀疑吧,难道杜甫不知道合掌是“大忌”,不仅是忌,并且还加上了一个“大”字,也就是忌讳中性质最严重的。作为诗圣杜甫日言,会犯大忌吗。毛主席的诗词水平,百年来,即使不是第一,名列前茅,应该是没有任何疑问的,难道毛主席也犯了大忌这样的低级错误吗。
      显然,合掌一说,就实际的诗例来看,前有1300年前的杜甫,后有现代的毛主席,都有作品与合掌这个“大忌”有所冲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合掌(本身就不十分明确)是不是大忌,颇值得商榷。加上历史上,并没有合掌这个概念,因此,忌不忌合掌,大家尽可以自己做出决定。说别人合掌,以及被别人说合掌,都会引起争议,引起争议的原因很简单,只因为合掌本身就没有定义清楚。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课后继续交流讨论。说明一下,无论老师和同学,都有自行阐述合掌的权利,这个阐述,无所谓对与错。因为,最后的结果,很难有胜利者。

下面,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格律中的“起承转合”。
    “起承转合”正式提出来,是汉朝的一个叫“枚乘”的人第一个提出并且一直沿用至今而没有异议。汉朝有四大文学名人,历史上称为汉四杰,分别是班固、杨雄、左思、枚乘。起承转合由枚乘对诗三百以及先秦诗歌的总结和整理,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这个概念,枚乘本人在汉朝就是著名的辞赋大家。从汉朝至隋朝,官方没有正式发布,但官方和民间一直在使用,只是官方的使用,在一定特殊的场合下予以明确,比如,祭祀时以及一些(不是全部)重要的宴会时。隋朝建立以后,以钦定的名义发布,并由礼部下辖的“清商署”执行,并在科举考试中作为硬性规定。
     关于“律”:律,于5000年前,它出自中华民族的祖先---黄帝,这个在《史记》中有清楚的记载。以后的课程中,会详细阐述。下面,我们接着来了解一下律句的音节,我们仍是以七律为主,讲一下七律的音节划分,七律每句的7个字,1234567是怎么划分音节的呢? 正确的划分是:12/34/5/6/7 我们看一首七律:
    《赠元秘书》
旧书稍稍出风尘,孤客逢秋感此身。
秦地谬为门下客,淮阴徒笑市中人。
也闻阮籍寻常醉,见说陈平不久贫。
幸有故人茅屋在,更将心事问情亲。按刚才说的音节,我们来断一下句

《赠元秘书》
旧书/稍稍/出/风/尘,孤客/逢秋/感/此/身。
秦地/谬为/门/下/客,淮阴/徒笑/市/中/人。
也闻/阮籍/寻/常/醉,见说/陈平/不/久/贫。
幸有/故人/茅/屋/在,更将/心事/问/情/亲。
     如果不是这样断的话很别扭,这样断句不仅吟读起来顺口,而且,更容易理解句子中的含义,反之,不仅吟读起来混乱,句子的含义理解起来,也会更加的混乱。
      《唐诗三百首》没有一首是违反了音节的,全部都是按照音节来做的,根据12/34/5/6/7,我们在阅读作品的时候,前四个字,分别都只读半个音,也就像我们唱歌一样,唱第1、2、3、4位置上四个字的时候,每个字音的长度,等于5位、6位、7位上字的一半,唱12位,34位这四个字的时候,我们只需唱半拍,而唱5位,6位,7位这四个字却要唱满一拍。那么,根据音节的划分,我们在写作的时候,就不可以把两个搭配的字,放在23的位置,因为23位上的两个字不在同一个音节里,而两个相互搭配起来的字,必须是在同一个音节,否则的话会让人感觉别扭。
     比如:“祖国”“长江”你就不能把他们放在23的位置上。为什么只能是:5/6/7,而不可能是:56/7或者5/67。如果有朋友要问:为什么要划分成:12/34/5/6/7,以什么为标准划分的。这不是我们规定的,这是古人就这么分的,音节的划分,出自《乐府》,距今2000多年。

总之呢,音节要按照12/34/5/6/7这样来划分,并且,每一首唐诗、宋诗、明诗、清诗,都是证据。如果我们按照网络上“5/67或56/7”的划分方法去划分唐宋诗的话,那么不少唐宋诗就会被推翻了,而《乐府》是汉朝钦定的,至于为什么,没有任何解释流传下来,流传下来的,只有作品可以印证。
     所以我告诉大家,律诗的音节划分是:12/34/5/6/7毫无疑问,五律的划分,就是把七律的12字拿掉,就可以了,那么大家自然会说知道:12/3/4/5是五律音节的划法。大家课后阅读《唐诗三百首》时,可以注意一下音节。我们看下面两首律诗:


《黄鹤楼》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春望》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从这两首诗开始讲。有过律诗基础的朋友都知道,律诗分为:
起句(1、2两句)----首联
承句(3、4两句)----颌联
转句(5、6两句)----颈联
合句(7、8两句)----尾联这四个部分中,承句、转句必须是偶句。结合刚才的律诗,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律诗承句、转句偶句的特征:

下面我们说义对和合掌。合掌是律诗中的忌讳,也是常见的毛病。所谓合掌:是指上下联说同一个意思,或者上下联所对的词是一个意思。就像两只手掌重合在一起一样,如唐朝王籍的《入若耶溪》中有二句:
蝉躁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上下句说的都是一个意思,上联的躁和下联的鸣,都是指声,静和幽相近,这就犯了合掌之忌。后来王安石做了一下更改,变为: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
     大家可以看这更改后的句子,改了之后 就不再合掌了。这种例子有很多,比如:“赤县”对“神州”;“布谷”对“子规”;“醉汉”对“酒徒”等等之类,都是典型的合掌。有时虽然对仗句的出具和对句内容不同,但所用的名词、动词、介词、形容词的词意却相同,也属于合掌。
    如唐玄宗的:“马色分朝景,鸡闻逐晓风。” 其中:“朝”、“晓”意思相同,犯了合掌的毛病。唐诗中:黄云同入塞,白首独还家。“入赛”和“还家”意思相近,也属于合掌。再比如: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流”、“走”在此时同意,属于合掌。有如在一个对仗句中用了“皆”和“尽”、“稀”和“少”、“行”和“动”、“犹”和“尚”、“知”和“觉”、“听”和“闻”等等,这样也属于合掌。因而在结构对仗句时应极力避免。
     合掌:顾名思义,两个手掌合起来,但却有了左右之分。比如:“你”对“他”,“今天”对“明朝”,“高”对“矮”,“胖”对“瘦”等等,都属于合掌。你是左手,他是右手,虽然义是相对了,但是左右手互合。如果是“你”对“汝”,“我”对“吾”、、、就不是合掌,而是严重的失误。因为我们知道,我=吾、你=汝、汝=侬,“朝”对“晓”、“叫”对“鸣”、其义是完全一致没有区别的。我们不能用“侬吾”来对“你我”,这样对平仄和词性都正确,但这个就不是义对。

关于义对:
义对:1:义:字义,意义
2:对:相对,不相等
合起来,义对:上下句位置上的词或者字意义相对。
     我和吾,似乎是相似的,但:“义”却都是指人,不是“义”“相对”, 他们是合掌。现在我们给义对下个定义:义对:就是偶句中,字义不能是一样或者是近似。注意:字义因为各不相同而相互增辉。义:不能一致或者近似。因为一致或近似就无法达到相互增辉的目的。
     义对、合掌等概念,对于初学者都是难以突破的大关,朋友们需要在课后反复的看,仔细想才能读懂到底合掌、义对是啥东东。在今后的写诗对句的实践中错过了,被人指出了才能真的明白,真的懂了,这个只是需要时间的问题。义和对分开来理解,义可以理解为:意义,字义;对:相对。对:与相同、近似、相似是有区别滴。
     我和吾,似乎是相似的,但:“义”却都是指人,不是“义”“相对”, 他们是合掌。现在我们给义对下个定义:义对:就是偶句中,字义不能是一样或者是近似。注意:字义因为各不相同而相互增辉。义:不能一致或者近似。因为一致或近似就无法达到相互增辉的目的。
     义对、合掌等概念,对于初学者都是难以突破的大关,朋友们需要在课后反复的看,仔细想才能读懂到底合掌、义对是啥东东。在今后的写诗对句的实践中错过了,被人指出了才能真的明白,真的懂了,这个只是需要时间的问题。义和对分开来理解,义可以理解为:意义,字义;对:相对。对:与相同、近似、相似是有区别滴。
     需要注意的是:相对:并非指相反,就如同“左”对“右”、“你”对“我”一样的道理。在意义上,你与我是人称代词,同指人,所以你和我并非是义对,“左”与“右”都是指的方向,“花”和“草”都是指的植物,“鸟”和“燕”都是禽类,“鱼”和“蛙”都是在水中游的,等等这样的对,都不是义对。 [房间广播] 基41班F-微尘(162356485):如果拿以上相近、相似、相同的词写作律诗的句子,都属于合掌或者是失误,那么,我们到底怎样来区分义对呢?有什么规律呢?义对的条件:
1:≠
2:不近似
3:义对,不是意思对上了;义对,是字义不同

或者不近似 就是义对。另外,我们不要用今天的词性去衡量是否对仗,因为古时候无词性一说,只讲整个上句跟下句的义对。词性,这个是现代汉语才有的东东。李白他们生活在1300年前的唐朝,那个时候,并没有词性,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词性这个东东,是新文化运动,从拉丁语引进的,李白时代没有词性的。所以老师告诉我们:对仗,不必理会词性。当然,如果谁愿意讲究词性,我们中华诗词学院表示尊重,并不反对。
中华诗词学院的主张是:别人没有对词性,不必说别人错了;别人如果按照词性对,也不必说其错了;按与不按词性,都可以接受的。毕竟,词性一说,从来就不再“诗词格律”中。特别强调一下这点,格律从古至今,都没有词性一说。因此,我们读到过李白的 《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看这首诗中承句、转句是标准的偶句,没有疑问,有朋友问到: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如果一词一词的对,义对也对不上,比如: 所以才感觉是上下联整体意思相对。老师回答:此≠孤,地≠蓬,一≠万,为≠里,别≠征。这个就是非常完整的、非常正确的义对。
对仗就是对仗,无所谓宽与窄。事实上,宽对或者窄对,我们在网上都看到过,但并没有准确的定义。比如:宽。什么是宽,宽的定义是什么?标准是什么?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俺是没有看到过。窄呢?什么标准才是窄?也是没有的吧。

是义对就不能同一个场中,就好像“天上”不可以对“空中”一样的道理。偶句,中华诗词学院建议大家采取相对轻松的方式进行,因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才有可能相互增色。
      对仗就是对仗,无所谓宽与窄。事实上,宽对或者窄对,我们在网上都看到过,但并没有准确的定义。比如:宽。什么是宽,宽的定义是什么?标准是什么?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俺是没有看到过。窄呢?什么标准才是窄?也是没有的吧。
     是义对就不能同一个场中,就好像“天上”不可以对“空中”一样的道理。偶句,中华诗词学院建议大家采取相对轻松的方式进行,因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才有可能相互增色。
    简单的讲,就按照李白这样,相同位置的字,不等于、不近似就好了,其实是很简单的,别整的太复杂了。总之:
1、不等于
2、不近似,比如李白的:此≠孤,地≠蓬,一≠万,为≠里,别≠征。 义对,不是反义。反义对,就是合掌,就如你对我一样。
就如同大家都熟悉的: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这两句中,青≠白,山≠水,横≠绕,北≠东,廓≠城,浮≠落,云≠日,游≠故,子≠人,意≠情.
    都是不等于,我们不必去管词性,不等于就可以了。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律诗偶句中有些写起来难度较大,不太能做到的,在对联中是可以的。如宽对窄,胖对瘦,晴对雨等等等。后面还有一点内容,我们在下节课时候再讲,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感谢所有朋友的支持,感谢管理们辛苦的维持课堂纪律,大家辛苦了。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看这首诗中承句、转句是标准的偶句,没有疑问,有朋友问到: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如果一词一词的对,义对也对不上,比如: 所以才感觉是上下联整体意思相对。老师回答:此≠孤,地≠蓬,一≠万,为≠里,别≠征。这个就是非常完整的、非常正确的义对。
     对仗就是对仗,无所谓宽与窄。事实上,宽对或者窄对,我们在网上都看到过,但并没有准确的定义。比如:宽。什么是宽,宽的定义是什么?标准是什么?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俺是没有看到过。窄呢?什么标准才是窄?也是没有的吧。
     是义对就不能同一个场中,就好像“天上”不可以对“空中”一样的道理。偶句,中华诗词学院建议大家采取相对轻松的方式进行,因为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才有可能相互增色。
     简单的讲,就按照李白这样,相同位置的字,不等于、不近似就好了,其实是很简单的,别整的太复杂了。总之:
1、不等于
2、不近似,比如李白的:此≠孤,地≠蓬,一≠万,为≠里,别≠征。 义对,不是反义。反义对,就是合掌,就如你对我一样。

就如同大家都熟悉的: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这两句中,青≠白,山≠水,横≠绕,北≠东,廓≠城,浮≠落,云≠日,游≠故,子≠人,意≠情.
    都是不等于,我们不必去管词性,不等于就可以了。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律诗偶句中有些写起来难度较大,不太能做到的,在对联中是可以的。如宽对窄,胖对瘦,晴对雨等等等。



以文会友 集诗联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