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2|回复: 1

霍春阳圆融通透之艺术思想体系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0

帖子

1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15
发表于 2018-3-8 18: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远江 于 2018-3-8 18:07 编辑

霍春阳圆融通透之艺术思想体系
——深层解读著名美术教育家霍春阳教授的六大闭合思想体系
           刘远江/

     一位名副其实的艺术大家,其艺术思想体系必然是圆融通透的,尤其像霍春阳教授这等集书画创作、美术教育和国学传播于一身的文艺大家更是如此,因为无论是教育实践,还是创作实践,抑或国学普及,皆离不开具有真知灼见的艺术思想及其行之有效的支撑和指导。这是毋庸置疑的。因此但凡人文艺术,定然有其内在价值参照体系,这个体系,就艺术范畴而言,实际上就是艺术家们在建构自己的艺术世界的时候,时时处处都在暗自施加影响的艺术思想,而当艺术家蕴含的这一艺术思想可以自圆其说,甚至能够高屋建瓴地解读天地万物和艺术创造,以及其笔下的艺术作品亦能相应地承载、彰显、诠释艺术家的人文思想与道德情怀时,我们就说,这样的艺术家是灵魂艺术家,他们笔下的艺术是灵魂艺术,说明处在这个层面上的艺术家的艺术思想已然体系化了,渐呈高度闭合之状。
霍春阳教授就是这样身拥独特艺术思想体系的艺术大家,其与历史上众多垂范后世的艺术家一样,苦心孤诣地历练出圆融通透之艺术思想体系,道通天地,德贯古今,既是承传,又是超越;既有共性,也有个性。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文艺的精髓。霍春阳教授身上继承、融合及创新中华传统文化而推陈出新的艺术思想体系共包含如下六大方面:

思想体系之一:价值缘起
   关注艺术家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关注艺术家笔下表现的万千世相,因此艺术家笔下的艺术不仅仅是艺术本身那么简单,所谓的艺术,实在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巨型载体,不仅盛开着自身的美学形态,更内化了艺术家赋予特定表现对象的人格、认知、悲悯、情怀、性灵、智慧等所有试图表达的人类心性的产物,但真正的人文艺术绝非一团乱麻,自有其应该着意体现的艺术本质,那就是——艺术的价值缘起问题。换而言之,艺术家在创作艺术作品时,不可能仅是为了纯粹艺术,都有个起心动念的问题,特别是中华文艺,更是自古及今皆在倡导和贯彻“文以载道”这一延绵不绝的文艺精神。霍春阳教授是位具有传统文人风骨且身拥深切忧患意识的艺术大家,他深有感触地认为,文艺的本质重在净化人心、完善人性。因为人之心性,需要用一生去善待它,尤须文艺去砥砺它,源于人心即世界,自心即真佛。霍春阳教授长期以来正是在强大文艺思想的裹挟和濡染下,渐次变得纯正、深情与忘我,使得他的绘画艺术,笔势跌宕,气韵生动,气象简约,沉静有力,营造了文人画荡涤灵魂的虚空妙境,折射出艺术家有的放矢的艺术旨趣和剑指终极的价值取向。因此可以说,表情达意的价值性是中华文艺为人类艺术奉献出的最大最宝贵的人文价值,是名副其实的心灵蜕变的艺术!


思想体系之二:人文底蕴
当然了,光有洞悉力,仅知道艺术的价值源起还远远不够,尚需懂得本固枝荣、端本正源的道理,并具备与之相匹配的能力,也就是说,要怀揣能够顺畅执行这些目标想法的真才实学,然而,真才实学需要经由广袤而敏感的生活历练,以及数十年如一日的对于文学、史学、哲学、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的综合积淀与融通,以致上升到真知灼见的境地,于是我们才可以放心地将人生迄今全部人文修炼的总和谓之为“人文底蕴”。人文底蕴于艺术家而言,无疑是价值生命线。遗憾的是,如此重要的人文底蕴却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们最最缺乏的东西,霍春阳教授对这一现状显得异常忧虑,他极具针对性地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希望那些有志于艺术之道的人们能够多读经典著作,以此滋养生命,润泽性情,厚重学问,深化思想,然后用过硬的艺术成果影响世道人心。
霍春阳教授是中国当代为数不多具有深厚人文底蕴的文艺大家,正是在熠熠生辉的厚实文化底色的强力作用下,令他的写意花鸟画如鱼得水,简远朗阔,可谓千年以降,自尚意的宋代文人画一脉传承至今,他又极为鲜明地将文人画大包容、大清雅和大隽永的人文传统往前推进了一步,在其大道至简广布于世的画作中,却能简中见道,简而有境。这不能不说,代表了中国画最高水准的写意画,最终比拼的终究还是画家的人格魅力和人文底蕴是否能合乎顺应天道人心,所谓人品与画品应主动融入天地万物科学的运行规律中方能上升为人文艺术的巅峰级“神性艺品”。


思想体系之三:超越时空
   不过,对于如何积累人文底蕴的问题,通常存在所谓的“扬弃说”,也就是说,在人文承传过程中,要把优秀的成果继承弘扬开去,而把糟粕部分予以剔除。可问题是,关于传统文化,我们真的有能力辨明优劣吗?我们如今吸纳和抛弃的传统文化,果真都符合人类进步及社会发展大向的需要吗?霍春阳教授对此不以为然,他深具思辨意味说,由于人们认识上的局限,我们现在还很难说继承的哪些传统文化是绝对的真理,然后哪些被无情舍弃的传统思想又是绝对的谬误?或许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伴随人类认知视野的不断开阔,先前过早下的定论,亦有可能发生逆转。因此,我们还是不要去急于下结论为好,先继承下来再说,不要人为去给它做出裁决,是好是坏,要让他们在人类实践中接受检验。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断层现象,已经把一些非常优秀的中华优秀人文成果和智慧丢弃了,这才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
比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就常被无端曲解,把富含高妙哲思的中庸之道歪解为“左右逢源”,实施中庸之道者亦常被莫名冠以带有嘲讽和贬损色彩的“老好人”称谓。
但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对中庸之道的理解是有失偏颇的,关于中庸之道的核心思想,《礼记·中庸》这样解读:“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因此中庸之道绝非平庸之道,其思想居于中华道统的中心地位,早已上升到中和正大的道学层面,孕育出中华文艺这样妙到毫巅的天地的精魂。反之,现代社会层出不穷的所谓时髦思潮并不符合人类本该遵循的道性和哲思。由此可见,不管传统思想,还是现代思潮,皆要首先内化为自身的认知,而后令学问圆融通透,如此方可具备超越时空的力量。
需要廓清的是,艺术的首要功能是审美,重在怡情悦性,修养身心。它不应该被具体时代所左右和矮化,但人类艺术家可以藉此“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艺术的所谓时代性不应是个时间概念,而是动态发展的生命演化进程,理应超拔今古。
霍春阳教授正是得益于丰厚灵动的学养,并在贯通古今、横跨中外的艺术思想指引下,其极简主义文人画思想艺术格局,画出了可以沟通每个时代的虚静、冷艳、孤趣和简远之境。


思想体系之四:不囿时局
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行为本身就是个高度辩证的过程,既要有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超越能力,又要有不囿于时局的智慧。因此,艺术品即便富含强烈的时代色彩也是对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但绝不能因之掣肘于时代局限,而是要有能力跳脱出来,非但要有居高望远俯瞰大势的前瞻意识,亦要审时度势,不因一时一事一叶障目,从而束缚了观念手脚。
霍春阳教授对于社会时局和自身格局之间的关系有着至为深刻的感悟,他认为当代艺术家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对社会人生的深刻认知与洞见,所以往往容易流于世俗,易被周遭环境所左右,因此体现出来的能力不是集智提炼和锐意创新,而是习惯于依葫芦画瓢,而非力求穷尽写意智慧,因此难有使命担当和道德情怀可言。毋庸置疑,当下的许多画家不是缺乏绘画技巧,而是缺失绘画思想,时代性不是哗众取宠的“水墨图式”,而是一个时代所能发出的最强音的精神内质和人性光辉,更是形神兼备的集中艺术表达。但许多从艺之人舍本而逐末,取形而舍神,这才是最可怕的,导致绝大多数的绘画工作者难以真正成长为绘画艺术家,更难蜕变为名家大师。要想有效解决这一时代痼疾,我们的艺术家们必须要沉下心来青睐传统文化,尤其要多多研读经典文学著作,特别是要加强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以期深化思想,提升感知内外世界的能力。
霍春阳教授正是凭藉在文、史、哲、艺等诸多方面的深厚积淀,才使得他能够拥有“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佛思禅理,他的每一幅作品,皆满载人格智慧,看似信手拈来,似乎总能予人静气、大气、洁气、喜气、美气、贵气等一众稀缺心气,这在浮躁之气日盛的时代环境下,着实难能可贵,彰显出画家“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犹如鹤立鸡群般的儒雅心性。


思想体系之五:融合中外
如果说贯通古今的民族文艺思想是艺术传承创新的根基的话,那么,域内外的文艺思想的碰撞与融合,则可能为固有文艺注入新鲜血液,增强造血功能,开拓艺术视野,勾连民族情感。千百年来,对于民族文艺的“创新与融合”的问题,始终莫衷一是争执不下,对此,霍春阳教授的见地颇为独特,他智慧地认为,就艺术创新而言,必须回望传统,根植于传统,而后才可能真正走向枝繁叶茂之创新,传统是血脉,是源头,在艺术的“草原”,其如同一棵无所不能的大树,我们不去紧抱它,不去汲取它的养料,难道还要与其划清界限不成?至于民族文艺的融合问题,我向来不赞成过度去区隔艺术的国别色彩,但这并不代表文艺不需要主体意识,相反,文艺的主体意识绝对应该不断强化,而且尚需高度的文化自信保驾护航。公允说,中华文艺凸显了艺术的本源价值和现实向度,完全能够代表世界文艺的高度、广度、深度与厚度。因此,文艺融合是以胸襟气度为前提的,通过包容性和进取心来彰显文艺的自信度和优势度,从而体现人文艺术成果的文心艺德的恒久价值。
霍春阳教授至简至纯、文极而画的写意花鸟境界,深度展现了艺术表现和艺术鉴赏的普世人类性问题,饱蘸深情,家国天下,擅长以自身逾半个世纪的文化修炼悄然挥洒到极讲天地法则及人性规则的笔墨语言体系中,管窥一豹,一叶知秋,构建了无以言表、玄而又玄的写意艺术世界,可谓平中见奇,奇中显平,开启了众妙之门!


思想体系之六:道法自然
   艺术因含纳自然性而呈现出的自然大美,是人文艺术走向浑若天成的为艺极则。因此艺术若不导入自然性法则,其艺术思想便难以进入高度圆融闭合之态势中。因之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艺术家们皆不遗余力地尊重、讲究、推崇和探寻艺术的终极自然性。
   回望历史,颜真卿在与来访的怀素对话时,当他先行静听了怀素关于书艺状物的自然情状时,他适时大智慧地道出了艺术行走于“自由王国”的极致自然真谛——何如屋漏痕?此后,颜真卿这一关于线条艺术的真知灼见,历久弥新地闪耀在人类书法史的巅峰之上。由此可见,人文艺术的自然性具有多重性,层叠于物性之内,闪耀着人性光辉,要求应物、应心、应性、应景,核心旨归是达成返璞归真之初衷。显而易见,返璞归真是个“由生到熟,再由熟返生”的过程,与王国维的词话“三境界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艺术回归自然本真之状,是一切变化的终极归途,乃不变之大变,是为真变也。
“道法自然”是中国哲学的最高层级,亦是中华文艺的最高境界。与西方《进化论》发现并推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弱肉强食的自然丛林法则不同,中华道统素来追求性灵自由和灵魂自觉。两相比较,西方的自然科学再现的是物质贪欲永无止境的“动物性”法则,然中国的人文科学表现的是以美善为基础的“人性”原则。由此不难得出如下结论:西学冷漠生硬、长于逐利;东学德行天下、物我皆忘。孰高孰低,优劣自见。可以毫不夸张说,东方中国三千多年有文字可考的文明史缔造了一个全世界最良善和智慧的民族,中华民族是人性最完善的民族,拥有全球最深刻的哲学思想和最震撼人心的审美取向,是思想性与艺术性融合度最高最完美的国度。这一认知,正成为全球越来越多国家及其国民的共识!
霍春阳教授是位学者型书画大家,“文如其人,画如其人,德如其人”是对其多侧面形象的生动写照。中华数千年深邃无垠的人文底蕴培育了他,令其犹如一泓深渊,任凭狂风肆虐终究波澜不兴,通观其人、其画、其文、其德,可谓互为诠释,皆以如山的稳健、似海的深情胜出。他面对浩瀚恢弘的时代巨变,可谓每临大事有静气,其笔下的写意花鸟画艺术,具有极高的自然之美、本真之态,乃人性与物性高度契合的产物,其心生境,其画表情,人画相融合一。此为霍春阳教授数十年磨练心性和洞察幽微的结果,譬如为画好、画活、画真、画鲜“梅兰竹菊”等传统文人画的艺术品性和人格化特征,其在现实生活中对相关物性的省察及体悟,可谓已然臻于极境。如是,基于笔精墨妙的他的文人画才会人见人爱,超越了民族疆域与时空局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审美艺术。
可以想见,一位坐拥圆融通透之艺术思想体系的国画大家,其艺术魅力、学术地位、人格影响及人文感召,都是值得期待的高峰之巅的艺术,也应该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可靠审美。这样的艺术家,尽管在中国当代极为鲜见,所幸,霍春阳教授的六大艺术思想,首尾贯通合一,互为犄角呼应,正是这样一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敢于担当、勇于精进的人文艺术大家!

纵论天下艺术,横观人文需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451

帖子

488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882
发表于 2018-5-26 05: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赏先生大雅佳玉,祝创作丰硕。夏祺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